图片 1

——智能手镯

图片 1

时尚的可穿戴 与 可穿戴的时尚

1月的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英特尔宣布将设计推出一款“可穿戴设备”——智能手镯。这并不意外,因为众多科技厂商都在顺应潮流力推各种可穿戴设备。但不像三星、索尼和谷歌,英特尔并非闭门造车,单打独斗。他们找来了潮牌Opening
Ceremony和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CFDA)合作设计这款智能手镯,并将联合美国老牌精品店Barneys New
York进行推广销售。科技界已经不再仅仅将“设计”作为一项功能,他们开始向时尚界虚心求教,因为他们想要把可穿戴设备也变成一种时尚。

“不可穿戴”的可穿戴设备

可穿戴设备并不是近年才开始出现的新事物。早在1961年,两位数学家Edward O
Thorp和Claude
Shannon就发明了一个火柴盒大小,内置计算机芯片,有四个按键的赌博轮盘预测器。当时这类设备还不叫“可穿戴”(wearable),而是被称为“可携带”(portable)。“可穿戴”这个词最早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而真正被人熟知则是这几年。

目前市场上常见的可穿戴设备分为几类:智能运动手环,可以用来记步、测心率等,如Jawbone
UP、Nike FuelBand、Fitbit,以及还未上市的LG Lifeband Touch和Sony
Core;智能眼镜,可以通过小屏幕显示各类信息、上网、拍照等,如风头正劲的Google
Glass;智能手表,可以与智能手机连接,显示通知、拍照打电话、运行应用等,如Pebble、Sony
Smartwatch、三星Galaxy
Gear,以及传说中的苹果iWatch。它们的终极目标都一样:提供人类更便捷、更及时的智能体验。

在以上提到的三类可穿戴设备中,卖得最好的是运动手环,虽然功能单一,但方便实用。而智能手表和眼镜的销量都非常惨淡,三星的Galaxy
Gear智能手表宣称全球出货量80万块,但实际销量却只有区区5万。Google
Glass目前已经开放更多购买名额,但真的去买的还是只有科技爱好者们。各种可穿戴设备都没有大范围地流行起来。

很多评论分析师喜欢将可穿戴设备销量不佳的原因归结于这些设备功能比较初级、用途单一、电池续航差。但他们忽视了最关键却又是最简单的一个原因:这些设备都不美。在潮人们眼中,现有的这些可穿戴设备,他们可穿戴不出手。“可穿戴这个概念想要成功的最好的方法,很简单。”Barneys
New York的COO Daniella
Vitale在英特尔的发布会上说,“那便是设计一款我们的消费者渴望的迷人的配饰。”

让可穿戴设备变得时尚

现在市面上的这些可穿戴设备传递给看到它们的路人的信息并不是“看,我很时髦”,而是“瞧,我是科技达人”,这无法激起人们的购买欲。好在科技公司们也渐渐开始留意到了这一点。Google在年初为Google
Glass推出了四种新镜框,以更好地适应不用人的不同脸型,同时他们还在和Warby
Parker合作设计新款Google Glass。Pebble推出了第二代智能手表Pebble
Steel,采用全新设计以及金属和皮革制成的腕带,在外观上上了好几个档次,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另外,在CES上展出的新款可穿戴设备中,Netatmo
June手镯采用了Louis Vuitton和Camille
Toupet设计的珠宝;MetaWatch则找来前Fossil的工程师设计了全新的智能手表系列。

反之亦然,时尚界也一样在向科技界抛出橄榄枝。Tory
Burch主动找到Fitbit合作,为后者的Flex智能运动手环推出一系列配饰。珠宝制造商Cellini与芯片制造商CSR合作推出了一款可以显示通知的蓝牙项链。而CFDA则发起并促成了美国设计师Michelle
Smith和Rachel
Zoe与电商巨鳄eBay合作,推出售价25美金的可作USB线使用的手镯。时尚界明白他们在设计方面的经验可以帮到科技界,并且也非常愿意帮忙。通过这样的合作,他们可以接触到一个全新的消费群,那些或许从来没听说过这些品牌的人。

即便合作越来越多,这些产品仍然是由科技公司在推出,而不是时尚品牌们自己。不过,CFDA的主席Steven
Kolb则认为今后时尚界也会渐渐开始推出自己的科技类单品。“我可以想见,最开始是有科技背景的人加入设计工作室,来推动这一趋势,就像苹果和(Burberry的CEO)Angela
Ahrendts那样。”他认为,双方的最终目标是一致的:将现有科技与设计师的DNA融合在一起,推出一款美观、使用、可穿戴的产品,“也就是crossover”。

让可穿戴设备变成时尚

科技界与时尚界的合作并不是什么新鲜事。LG在本世纪初就开始与Prada合作推出Prada
Phone系列、eBay为Kate Spade Saturday开过线下虚拟店、设计师Michael
Schmidt与Francis
Bitonti制作了世界上第一件完全由3D打印出的成衣、各类街拍中都会见到模特手持戴着各种手机壳的iPhone不放……但真正将让两者更紧密结合的,是可穿戴设备的爆发。

纽约时装周上,DVF品牌创始人Diane von Fürstenberg让模特们戴上Google
Glass走秀,并纪录与分享所见所得。珠宝设计师Dana Lorenz为特意为三星Galaxy
Note 3智能手机和Galaxy
Gear智能手表设计了奢华配饰,并让模特佩戴着走上了纽约时装周的T台。苹果虽然迟迟没有推出世人翘首以待的iWatch,但在与时尚界“联姻”方面,他们走在所有人前面。去年7月,Yves
Saint Laurent的前CEO Paul
Deneve加入苹果,参与“秘密项目”的开发。10月,苹果又将Burberry的前CEO
Angela Ahrendts招至麾下,负责零售与在线店铺。iPhone
5s刚发表时,Burberry就发布了用其拍摄了模特走秀的视频。时装周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像现在一样如此多的消费电子科技元素。

可穿戴设备想要成功,想要真正变成一种时尚潮流,多样化的设计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对于时尚这样的视原创为泰山的行业来说,如果每个人穿同一件衣服,那么到最后所有人看上去都一样。而“一样”则代表了时尚的灭亡。因此,科技界与时尚界的最完美结合是,让科技公司们回归其本质:创新。他们只要安心地去设计功能就行了,而时尚品牌也只需要做好他们的本职工作:“美化”——设计美的事物。这样才能1+1>2的双赢局面。

从眼镜、手表和运动手环开始,导航和医疗健康可能是目前可穿戴设备的一个发展大方向。但更大的潜在领域是——衣服。眼镜、手表之类的可以不戴,但所有文明人类,不管什么文化什么种族,都需要衣服。并且,衣服覆盖全身,有更大的施展领域,可以实现更精准的定位与各种新奇的功能。已经有生产商在开发可以根据阳光和紫外线照射来调节衣服颜色的智能纽扣了。或许哪天,你的CK内裤、Lacoste衬衫、Adidas袜子都会成为只属于你的贴身智能设备。

原文修改版发表于「新视线」杂志14年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