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早晨的阳光眩目可我一点都不觉得努力的看向阳光的来源地

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在我的生活中,有缺陷有遗憾的事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折磨,就像是头上突冒出的小疙瘩,总想着将它抠掉抹平再涂一层厚厚的bb霜覆盖。我今年二十有八,不论是按古时或现代的年龄计算方法我都算是社会资深主义者。

我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只不过那一场场轰轰烈烈的电光火石最后都死于非命。这差点让我以为就此孤独一生了呢。

“铃铃铃-,今日天气晴转多云,早晨最高气温18℃……”手机传来闹钟的声音,继而开始播报今日的天气。“呃啊”我伸了伸因昨天陷入床垫而酸疼不已的懒腰,拉开落地窗的窗帘,大把的阳光洒进来,早晨的阳光眩目可我一点都不觉得努力的看向阳光的来源地,“看来天气不错,带朱迪出去逛逛。”朱迪是我的女儿,不不不,你可别误会,她是我的宠物狗,不过我不喜欢用宠物来称呼她,这个词总让人想到,童话故事里关在笼子豢养的金丝鸟。朱迪耳朵很灵,我能听到她的脚步近了,近了,近了。“Hi朱迪,昨晚睡得好吗,今天天气不错哦想出去转转吗?”朱迪哼哼嗤嗤的声音好似在表达着她愿意,“ok,let’s
 go~!”

就在我还在为额上的几根碎发而纠结不已时,前脚刚一出门就疑似被一团软软的东西绊倒,朱迪在身旁不住的叫唤,我脑子一个激灵,软软的还有温度,不会吧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碰见死人了?伸手去摸,鼻息还在。幸好幸好,不然就这么倒在我家门口我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见他不像是坏人,关键长的还挺帅,鼻子挺挺的,睫毛好长,嘴巴性感,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主角。心里暗暗鄙视了自己的浅薄,看着他也不像是受了什么重伤,只是昏厥了而已,为了不引起邻里的误会,我只能将他拖进自己的家,用急救箱简单的为他包扎一下。“朱迪,我们今天只能呆在家里咯,sorry。”我冲朱迪摊了摊手,表示无奈,朱迪闷闷不乐地走开了。

大概晚饭的时候,被救的晕倒男才慢慢醒过来,并且倒一点也不客气地张口就问我要吃的。我秉着好人做到底的原则,给他做了一份蛋炒饭。谈话间,他告诉我他是名电子科技设计师,正在研究一项新的电子科技,没想到受到了其他设计师的阻碍,不择手段想要抢夺这项新科技,没办法只能流浪在外,最后饿晕在我家门口,并且想要借宿我家。他的声音很好听,以至于我还沉迷在他那完美的声线中,并未发觉有什么不对。等等,这像话吗?狗血剧的套路现实生活真的有吗?然而那个家伙竟拿出尔反尔来刺激我,好吧,我妥协了,反正一个人住也无聊多个人也无妨,于是乎我这样安慰自己。

与晕倒男同住一片天的一个月里,每天都被乱糟糟的景象逼疯,完美主义者所谓完美,就是

“反己者,遇事皆成药石;尤人者,动念即成戈矛”。可是,他会时常牵我的手,他说我的手好小,却小得大不一样。他会时常让我摸他的脸,他说爱一个人得给她安全感。他也会时常做一顿晚餐,陪我看一场电影,听我说脑子里稀奇古怪的想法。我不知道如何定位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没说他也没说,这层窗户纸谁也没说破。

早晨醒来,发现没有熟悉的身影,空荡荡的他的床头似乎没有一点有人来过的痕迹。我心头一震,他走了?不禁想起前几年看的那部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一边在否认自己一边却又止不住的胡思乱想。我知道一个衣衫不整蓬头垢面的女人像发了疯样的满屋子倒腾是多“美”的一幅画面。


图片 1

门的玄关处想起开门的声音,是他。他笑着说:“今天停水我去给你买了早餐,我知道你追求极致,我愿意与你同往。你呢?”说话间从背后拿出一个魅族手机盒,依稀地看见上面写着:敢不敢追求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