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X海科技大学虽然位于三线城市

我叫李根硕,一名心地善良,普普通通的上海人。目前在X海科技大学就读,是大二学生。

X海科技大学虽然位于三线城市,但作为国内第一批电子科技类大学,在电子类专业还是有雄厚的教学实力的。得益于此,X海科技大学在华南声誉颇响,招收的学生也全国各地的都有。

我原本以为在海大中会遇到来自祖国各地的舍友,但是很凑巧,我的三名舍友,就都来自同一省份。

黄楠,来自广东省梅州市丰顺县,个性爽直,高大威猛,英俊非凡。当初第一次见面,他就直拍我的肩膀道:“靓仔,泥剃嘿甚昊牢室,喔黑凤梨啊!”我一脸懵逼,差点以为这兄弟喝多了说的火星语。含糊地问了一声好,睡前偷偷拿出我的MX5查了一下,才知道他说的是“帅哥,你看起来好老实,我喜欢你。”……

总的来说,除了偶尔蹦出的粤语让我满头黑线外,黄楠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他遇事非常有主见,决断力max,自带魅力光环,气势强劲又不咄咄逼人。所以他是我们宿舍的舍长,平时我们遇事也大多听他做主。

李章,来自广东珠海市。175的身高并不逊色黄楠,但150的体重让他少了一分帅气,多了一分憨厚。他在日本呆过一段时间,有次我们在秀F盘里的隐藏文件,他不屑地笑笑,稍稍打开了一下抽屉,我们就瞬间被那一叠高清光盘给折服了。李章还是学校学生会的推广负责人,思想活跃,理念先进,办过的数届校园演唱会荣获业界好评。在宿舍里他老是被黄楠老大欺负,各种挑逗威逼甚至让我一度怀疑他们两个有基情。

白远安,他出生在云南,但户籍在广东。因此,一口云南普通话夹杂粤语不仅我听起来要抓狂,黄楠和李章也是一头黑线。白远安是个技术boy,整天对着电脑捣鼓,我们问他在干嘛,他总是一脸得瑟的说老子在开发未来。李章的演唱会里用到了不少他开发的新鲜玩意,为了回报,李章偶尔会让他主持一下演唱会。从此,你们想象不到每当白远安上台时,观众是有多么群情激奋,他们甚至因为听不清主持词而热泪盈眶!但是没办法,谁让他是我们宿舍的呢?

自从我们做舍友以来,因为他们都是老乡,性格又都不错,所以相处甚欢。而我也没什么坏习惯坏脾气,所以也和他们相处得很好。托他们的福,时间长了,我也逐渐听得懂一些粤语了。

但是最近,我发现我的舍友们有点奇怪。

自4月13日以来,我发现他们经常在周一12点时聚在电脑前,不知道为什么狂点鼠标,点完后往往一拍键盘,齐喊一声“扑街!”。有时候我会探头过去看看,但他们总是马上切换任务,我问他们也躲躲闪闪的,不肯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更奇怪的是,因为海大距离市区稍远,平时我们都很少出去。但自4月13日之后,他们三人经常结伴出去,至今不止20次!这对死宅白远安来说简直是个奇迹!而且回来之后,他们也大多情绪激动,嘴里嘟囔着什么饿,难抢什么的,舒服,试过一次就上瘾之类的。

抢!?上瘾!?

我突然想起,这三个月来,他们三个人都逐渐开始节衣缩食,黄楠不买衬衫了,白远安不换发型了,李章甚至开始卖他的光盘!我问过他们,黄楠说要减肥,白远安说要换眼镜,李章甚至说要开始改邪归正,好孩子不撸!

现在想想都是什么鬼理由,老大,该减肥的是李章吧?白远安你那眼镜啤酒瓶底似的还能再换?李章不撸你去毛日本?

都是套路!

我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在谋划什么不可见人的勾当。

我搞了很多次突然袭击,可他们手速很快,我一瞄他们就任务切换,我总看不到他们在网上干什么。我还尾随过他们一次,可他们东兜西转的,在电子城把我给甩掉了。

终于我忍不住了,在一次他们外出回来后,质问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李章支支吾吾地,白远安直接两眼望天,黄楠比较镇定地道:“没什么大事啦,就是出去逛逛。”

我怒了,都是一个宿舍的兄弟,有什么好的坏的不能商量,你们非得瞒着我?

我跑到宿舍抽闷烟,隐约听到外面在讨论。

“老大,要不告诉他?”

“不,……再等等,还没得手,现在告诉他,万一被他阻止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可他好像很激动,我怕……”

“我们再催紧点吧,货一到手就一切好说,不告诉他也是为他好……”

“老大,那边来电话了!可能是货到了!”

“是么?快走!这可是今年上半年最好的,慢点就被抢完了,这次一定得抢到!”

……

“他们没干什么坏事吧?”我两手捂头,可却禁不住地想像。货?是毒品么?广东靠近香港,听说这方面比较猖獗。周一12点上网是在网上联络卖家吧?一起出去是跟卖家碰头?怪不得最近他们情绪激动,这东西的确难抢,也的确容易上瘾。也许他们还自吸自卖?不肯告诉我是为我好么?呵呵,难得你们还为我着想。

我掐灭手中的烟头,走了出去,默默看着空无一人的宿舍,看着他们的桌面,他们的一切。以往一起生活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我的内心在挣扎,一方面想起黄楠的关照,李章的憨厚,想象着他们被警察带走时愤恨的目光,另一方面又想像他们发瘾时的癫狂模样,甚至想象他们终究有一天会拉我加入他们……

不知过了多久,我留下眼泪,拿出了我的MX5,默默按下110,心里想:“对不起了,兄弟。世界上好玩的东西那么多,为何你们要偏偏沾上这种魔鬼之物,我也是为了你们好,希望你们不要怪我。”

正要按下拨出键时,我听到了他们回来的声音。

“哈哈,总算拿到货了,大半个月,可等死我了。”

“就是,你们看那群没抢到的家伙的样子,眼睛里简直带着火花!哈哈,对不起,我们先过瘾了!”

“我要黑的!”老大的声音还是那么坚毅,黑的?行话里的一级货么?

“那还有一份黑的,我要了!哎,白远安你怎么这么谦让,虽然金的也不错,但你竟然不和我抢黑的?”李章话里透着得意。

“那份黑的给根硕!”老大怒吼着,殊不知我听着冷汗直下。

“难道我要银的?我不要我不要!老大你这是强权!我抗议!”

……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我抹了抹眼泪,颤抖着把手机放下。他们回来了,果然他们要分一份给我,怎么办?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找机会再报警?

心里胡思乱想,股间颤抖,然而敲门声愈烈,不得不强迈开步子,走向大门。

手按上把手,却一直抖着使不上劲。而他们好像不耐烦了,我突然听到了钥匙插进门里的声音!

轰!门开!

……

“李根硕,你那台黑色的pro6给我了好不好,我拿这台银色的和你换!”

图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