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和贵公司合作是我们的荣幸

图片来自网络

文|顾初

世间最打脸的事莫过于把自己最爱的人推到别人的怀抱,没得到想要的,也辜负了曾经的一往情深。

01

“杨哥,杨哥,她喝多了,你们早点回房间休息吧,这是提前给您订的房卡,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刘未脸上挂着极其卑恭附和的笑容,将程冉冉扶起来推搡到杨总怀里,杨总也泛着笑意接过程冉冉:“放心吧,你们的方案做得这么有创意和可实施性,以后前景很光明,咱们合作再合适不过了。”

“是是是,杨总您眼光这么长远,能和贵公司合作是我们的荣幸!您早点休息,祝我们合作愉快!”

刘未心里总算放了一块大石头,这是他的创意公司上市以来第一笔单子,他必须好好把握。

他看着杨总将程冉冉带走,作为男友,纵使心如刀割,也抵不过他事业上的欲望。

程冉冉和刘未是一所艺术院校的学生,程冉冉是学院系花,灵动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当年的黑长直,萌妹齐前帘,长腿细腰d罩杯,气质形象活脱第二个南湘,在男女比例基本持平的地方唤醒不少雄性荷尔蒙。

刘未就是这些雄性动物之一,和他相处之人都知道刘未口齿不利索,言语表达极其不清楚,因此他不健谈,但在初识程冉冉的时候咿咿呀呀说了他宿舍人都没听过这么多的话。

“那个,你你好,我是刘未,刘备的刘,未来的未,不是《三国演义》里的刘备,我的父母亲都希望我未来一片光明,所以起的这个名字,会有人多人念错成刘备,我是你的同桌,很高兴认识你,呵呵……”

刘未笑着说的时候声音都有颤抖,好不容易说完这段话,他的面额都冒出了汗,伸出准备握手的时候还在衣服上用力将上面的汗抹了下。

程冉冉对于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有不少男生搭讪就这套,曾经她可能理都不理,但毕竟是大学刚认识的同学,还是勉强挤出了笑容,手轻轻碰了下刘未就迅速收了回来,像是躲避不了祸害匆匆一点而过。

“你好,我是程冉冉。”

相对于程冉冉而言,刘未并非是她见过的帅哥,自然不会在意。刘未尴尬地缩回了手,还是面带热情地笑容。

这是他们的初识,大家说从大学开始的爱情意义才珍贵,因为曾经太小又懵懂,功课太多没精力开始爱情的征程,工作后的爱情都带着谈婚论嫁以结婚的目标相亲的形式进行着,缺了那么点单纯,少了学生时代纯爱的空白。

恰恰大学不左不右刚刚好,你带着几分懵懂,我带几分真诚,不以结婚为目的,不问家世,不贪世俗。

02

大学三年里,程冉冉收到很多表白信息,自从这电子科技飞一般地发展起来后,表达爱意的传送物不止俗套的信封,冉冉手机里会经常有不认识男生发来的短信消息,微信消息,微信添加时的表白消息,qq消息,微博私信消息,各种不同渠道的消息。

程冉冉是喜欢这样的优越感,甚至是享受自己还是单身被所有男人追求的过程。

这三年,刘未一直心动着,心意不达誓不休的作死心态真就只用最落俗套的信封在舍友的煽动下表了白。

谁曾想平日里还比较老实巴交看起来微傻的刘未竟然真鼓起勇气对自己表了白,程冉冉好笑地看着刘未,接过信封。

上面写着不少字,还画着她一张肖像,是课上睡觉的可爱模样,画得特别细腻,字迹也是她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看到的工整。

程冉冉也不好直接拒绝他,毕竟几年的同桌平日里都很照顾自己,直接拒绝有些残忍。

她收下了,什么也没说,对刘未说上课了,快好好听课吧。

刘未内心好不平静地听从着程冉冉的话,转头开始上课。那时的刘未脸红红到耳朵脖颈,是程冉冉看过最好笑的一次表白。

过了很多天程冉冉和刘未还是曾经的样子,谁也没提,谁也不说,关于恋爱这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刘未还是想探求探求。

程冉冉不耐地说:“我有过那么多优秀的追求者,怎么会看上你这个样子的,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是更好,何必对不可能的事情刨根问底,挫伤自己颜面,这样对谁都不好。”

刘未在她说完的时候,眼泪都掉了下来,程冉冉不忍心再说下去,拿了包离开了教室。

后来程冉冉换了位置,坐到靠窗最近的地方,刘未与她之间隔了三排人,却像隔着片汪洋大海。

有时候,快要到毕业的季节越焦躁,春秋冬夏都给人炎酷的炙热感,没办法烤化人,就会一直折磨人。而刘未就是经不起折磨的,最后这一哆嗦,彻底让他们两个之间形同陌路了。

刘未再也不能将写好的作业交给她抄,不能看她上课睡觉的模样,不能偷偷往她桌兜里放零食,不能为她收到别人的表白信息而吃醋,这些原本可以近距离接触的事情,一瞬间都化为乌有。

03

距离告白98天后,她们拍了毕业照,也许实习后大家各奔东西没办法相聚,提前照毕业照成了惯例。

那天的毕业照里,刘未站到了最靠近程冉冉的位置,这是最后一次的近距离接触,想隔零点几几米的距离,他多想给程冉冉一个拥抱,也许从此不再相见,将变成最后的一次别离场面,而刘未始终没有这么做,成为他最大的遗憾。

程冉冉留在了当地,做一名美术辅导老师,事实告诉我们长得漂亮不一定找到一份漂亮的工作,大学三年里就忙着收情书看情书拒绝后再收新的拒绝新的,她享受了三年的优越感到了社会一下子被冲击得体无完肤。

程冉冉本就不小的脾气在辅导班一直压制着,不能打,不能骂,孩子们学画画麻烦也要有点天赋好吧,能把乌龟化成树叉的孩子就不要送来了。

每次抱怨到这次,负责人总会斥责她说小声点,不想干就走,别影响我们辅导班的声誉。

程冉冉后来就真的不干了,负责人让她向小朋友家长道歉,因为小朋友作业没完成硬是把孩子们都骂哭了家长不乐意了,第二天就到辅导班兴师问罪。

程冉冉在两难的抉择中选了一项,那就是,妈的老娘不干了,临走还当着全办公室还有几位家长的面发了火,在领导面前甩了一头飘逸的长发,扭头离开。

她拖着行李离开的时候哭得梨花带雨,把这么长时间来的委屈都用眼泪转化了出来,她好想找个人依靠。

程冉冉朋友不多,很多人都去了外地实习工作,她翻看着手机里最近的联系人。

程冉冉拨通了一个不久向她告白的男生,貌似还挺帅,电话里传来了两个声音,男生喘息微重,像是做着剧烈活动的样子张口问道:“谁呀?”

程冉冉刚想张口,电话里又传来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亲爱的,谁呀,非这时候打电话,挂了吧!”

接着不等程冉冉反应两秒对方啪的一声就把手机挂了。

程冉冉自嘲的笑笑,看着手机里另一个表白者的手机号,拨通了去。

拨通后程冉冉表明了打电话的原因,说了她的遭遇,希望和他见个面借点钱,以后会还他的。

不想对方竟是个下流胚子,说要不开个房间,陪睡一晚,钱就不用还了。

程冉冉差点就把手机摔了,原来那些追求过自己的人都没真心的,贪图自己容貌而已。

刘未和程冉冉的相遇是在一家网吧里,程冉冉身上的钱不多,去了网吧包宿,虽然是单间却也不时有人隔着上层半透明玻璃向里瞧着,还有人故意走错了包间调戏她。

两个小流氓猥琐地看着程冉冉的胸,不怀好意地说:“小姑娘,这么晚离家出走可不好,还在网吧过夜,不如哥哥带你去开个房间睡会,看你这么困在这多受罪。”

不由分说地将程冉冉拽了出去,说着就要去旁边破旧的旅馆,程冉冉大声地哭闹着,用力的逃脱他们的魔爪,奈何力气太小,在很多人注视着的时候就拖到了门口。

这里的地痞流氓是出了名的,身上的纹身亮出来就让人胆颤,没人敢上前阻拦,这里的治安不好所有人都不知道,唯独程冉冉此时才明白有多危险,却已经迟了。

刘未因为住的地方没有网,只能到网吧和朋友进行视频交谈,听到一阵嘈杂的时候,他抬头一看程冉冉在被地痞流氓拉扯着,

在程冉冉竭力哭喊抵抗,看到刘未拿着两个啤酒瓶狠狠地砸向他们的头,在他们松手的时候,刘未拉着她跑着离开了网吧。

跑了很久很久,终于到了安全的地方,刘未松了手,看着程冉冉被撕扯的衣服,和刚才不停哭着肿了的眼睛,心里狠狠地心疼了一番,他知道他们就在一个城市,知道她的工作,知道她的住处,却从未敢露面,因为还爱着的人,总会怕被拒绝。

刘未想象过在同样的城市里,相遇可能会在一辆公交车上,会在一片广场中,在重回思念许久的母校时,他会轻轻的来一句,真巧。

却没有预料到在网吧和程冉冉相遇,她的狼狈,无助被刘未深深刻入了心里。

而程冉冉在被刘未拉着一阵狂跑后还在不停抽泣着,没有想太多,她只知道,刘未才是她能依靠,真正爱自己的人。

程冉冉紧紧的抱住了刘未,哭着:“对不起,原来最后我只有你”。

04

我们总在失落里寻找安慰,寂寞中寻求刺激,总之需要人陪是一种惯性思维,曾经高高在上的程冉冉如今这样狼狈不堪,她需要肩膀的时候刘未恰好在,这自然就可以成就一对。

刘未带程冉冉回了住处,一间二十多平米的屋子,一张大床,一张小的弹簧床还是前一个租客带不走留下的,上面堆满了他的衣服,各种文件纸张书本和别人的名片凌乱的分散着。

程冉冉住了下来,睡在了大床,刘未收拾了屋子,睡在小床。

刘未向程冉冉依旧热情,诉说着离校后的情况,程冉冉认真的听着,他不再紧张地磕磕绊绊说话,稳重又略带些音颤,对她还是有很多想说的话,听着听着便入了梦乡。

相互有感情的异性在同一空间,男性没碰对方,必定在心里视如珍宝,给不起未来的他也不希望糟蹋她的现在。

不久后,两个人从两张床果真睡到同一张大床上,程冉冉接受了刘未的告白,哪怕暂时没有未来,刘未的真心打动了她,即使睡在一张床上,也只是搂搂抱抱,亲吻点到即止,最后那道防线刘未始终没触碰,每当刘未隐忍地搂着她,程冉冉都会觉得刘未爱的真挚,像是至宝捧在手里,她想也许他就是真爱。

有时候真的想要安定下来,找个人踏踏实实过日子的时候,他不一定就如你所愿,哪怕觉得对方爱的深沉。

刘未和朋友先是成立了一个工作室,结交了不少工作方面的大人物,并且有贵人相助,决定趁热打铁顺势开了一家创意公司。

程冉冉成为了她的助理,两人在公司里出双入对,回家也亲密无间,他出去喝酒应酬的时候有时会带着程冉冉。

网上说我们都想要牵了手就能结婚的爱情,却活在一个上了床都没有结果的年代,我想是对的。

刘未带领的团队终于可以得到一笔大单,这次的合作也会带给公司巨大的利益,只不过在前两次谈合作的酒席上带了程冉冉,对方公司的杨总很是中意,席间把重心都放在程冉冉的身上。

刘未不是不知道对方的意思,程冉冉像之前一样被地痞流氓骚扰,如今被杨总动手动脚。刘未无动于衷,原来在利益面前,
他的爱是可以动摇的。

那天晚上回去,刘未意外地热情,他说他受不了别的男人对程冉冉的骚扰,但在那个时候,不得不低头,他发誓自己一定会娶她,程冉冉相信了,那一夜成为了他的女人。

刘未为程冉冉买了很多衣服,将她打扮十分性感,程冉冉很幸福。却没想最后那次与杨总的交谈,刘未终究还是把带她了过去。

这场酒席开始不久,程冉冉很早就趁着醉意倒在了酒桌上,她不是没有感觉到刘未最近无比的热情,结果真就是她想到最坏的结果。

她听着刘未亲口将自己送了出去,为了合同,将自己卖了,还是笑着的模样,将自己推到杨总怀里,满嘴只关心合同。

程冉冉被杨总这40多岁就秃了顶,满脸横肉大腹便便的人半搂着离开时,他们两个都知道,还是结束了,这可笑的自欺欺人自以为的爱情在他妈的金钱面前,一文不值。

程冉冉是在第二天回到的家,还是昨天的模样,神色特别暗淡,无视刘未愧疚的注视和话语,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

刘未过去拉过她的手,程冉冉转身挥手打了他一巴掌,红红的印子瞬间显出来,可见她用了极大的力。

“其实你和那些流氓没什么两样,把我送出去前不甘这几年的付出才那么热情,我真是看走了眼,你怎么不去当个演员。”

那晚离开后去了房间,程冉冉被杨总扔到床上,在他欺身而上时拿着准备好好的刀子割伤了杨总的手臂,哭着逃跑了出去。

分手那天,刘未收到消息,杨总取消了和他们的合作,并且其他的一些合作也被有意阻挠而中断,公司受到极大的损失,硬撑了半年,宣布破产。

程冉冉去了很远的地方独自旅行,绘画为生,踏过草原,穿过山川,漂过江流,结识了一个小伙子,不久发了结婚的消息。

朋友圈里发了婚纱照,她依旧美丽大方,她说:“愿我在你还给不起未来的时候陪你颠簸流浪,愿你在路过万千风情功利俗世后爱我依旧。愿你是我
时光偷不走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