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喜欢这样的大七

  文/ 钟婉仪

有时候遇见一个人,你会发现这个人不是你喜欢地,所以就不会想着去喜欢,因为客观上的因素总是和那个人共处,一起经历,一起长大,后来你会发现,虽然你不喜欢,但已经有了感情。
习惯也好,依赖也罢,又或许只是长时间磨合以后的结果,结果就是你已经离不开那个人。如果这时候要分开,你会不舍,会难过,会怀疑自己对那个人的感情到底是如何,其实到头来只是放不下而已。

故事的主角是露露。露露高二的时候分班了,学校小班制度营造很好的教学氛围。好好学生露露刚认识大七那会儿,大七已经有了少年成长浅浅的轮廓,肩膀或许还没那么结实,但是已经撑了起校服衬衫好看的形状。说不清楚露露是被大七的什么所吸引,大概是少年特有的气息过于纯净美好,也或许是这样的气息和大七时不时的叛逆幼稚有多多少少的违和感,露露无可救药的迷上了。

大七或许也是喜欢露露的,渐渐的两个人靠近,会一起做题,一起参加竞赛然后上辅导班,一起互相开玩笑,放学了一起回家,会偷偷在校园的角落里牵手,低着头说悄悄话。大七在露露单纯平凡的世界里那么与众不同,他可以轻易地讲来自远方的故事,都是大七曾经经历过的,明明还是不大的年纪,却像是经历了那个年纪不能企及的很多事情,露露喜欢这样的大七,和平凡的自己那么不同,大七讲过的那么多事情好像都是自己一直以来想去做,却一直没能做的。

高中毕业,露露和大七录取的大学距离并不远,但毕竟大学是忙碌的。露露开始忙于各种各样的社团活动,忙于各种各样的的资格考试,开始渐渐的没了和大七相处的时间。而大七还是在不断游走各个地方,继续追逐着属于少年的远方。

露露和大七就这样好了那么久,一直到大学快毕业。
但是渐渐露露却发现自己对大七越来越不耐烦。她试图和大七聊一聊学校里社团里遇到的那些问题,大学里身边各色各样为了争那些东西的琐碎事,或者又想买什么衣服鞋子,怎样怎样好看,这些大七的没法回应她,大七只能默默地听露露眉飞色舞,然后开始聊自己在旅行中遇到的那些有趣的人和事,做志愿服务的快乐和满足感,还有之前买的体感体验有多么棒,电子科技等等。露露不愿听,也听不懂,她觉得大七的生活已经不能和她产生共鸣,大七无法像室友的男友一样哄着女友夸女友好看,或者送女友各种各样的小礼物,虽然她知道大七其实从来不是这样的人。

露露觉得烦躁,开始不想联系大七,大七那些丰富多彩的故事她也不想再听,她好像永远只是停留在渴望而又不敢去尝试的阶段,明明身边有这么多的琐事,她怎么会有精力去做别的事?

后来,不耐烦的露露就和大七分手了,大七不懂露露是怎么想的,但是也感受到了露露的情绪,大七想,其实一直都是这样的不是吗,她和他一直都是不像的。
再后来,露露开始想念大七,想念大七曾经讲过的故事,想让大七讲讲他现在正在经历着什么,反复了很多次,于是露露打电话给大七,说,出来吃个饭吧。

大七应约到了。还是说说笑笑,大七给露露讲了最近的一些事情,比如和朋友去了塔克拉玛干,差点迷了路,好在遇到了骆驼队,灰头土脸的跟着回去了,还体验了一把没有鞍的骆驼,坐久了颠地屁股都麻诸如此类的。
露露听着听着就恍惚了,原来她还是不喜欢听大七讲自己不懂的东西,那到底是为什么分手了还会想着大七。

露露会想念冬天大七大衣的口袋。大七会在冷的时候一把把她的手塞进去;露露还会想念在出租屋里窝在大七胸口的温度,那时候她会拿着手机逛淘宝,而大七会捧着kindle一遍又一遍读着读不懂的《理想国》;露露还会想念大七捧着她的脸小心翼翼地亲吻她的样子。

可是这都阻止不了露露现在一听大七开口就止不住的不耐烦。
露露觉得愈发孤独,从前也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