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找的是古地图

本文以古地图为例,但适用面要比古地图广泛很多,古籍、古画、古董,古文献等等,就是很有历史,但是不被大众所广泛接受,不太好找的东西。

有两种方法,其一,图书馆,这是最传统的方法,从天一阁到现在的国家图书馆,掌握一定技巧,保持足够运动量就行;其二,网络,网络是一个好东西,也是一个坏东西,好在你可以找到有用的资料,坏在你可能无法分辨哪个是有用的,哪个是无用的,甚至无法分辨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图书馆方式简单一些,先介绍;网络方式会涉及到很多网站,所以放在后面。


图书馆:

1.我们要首先明确要找的是什么类型的东西,定义越准确,就能筛除掉越多无用的东西,我要找的是古地图,看过《左图右史,如何直观形象的去学习历史》的朋友,应该知道古地图和历史地理是有很大差别的,所以这里我们定义的关键词是“古地图”。

我们确定好要找的是古地图方面的,那么就要知道这个分类在哪里,最好知道它的分类编号,这时候有一本《中国图书馆分类法》的书应该很不错,你可以去图书馆之后先找这本书,或者自己在网上百度一下“中图法”。

这本书不长,我们翻看下去,发现在K大类历史、地理中的K85文物考古和K9地理这两个类别应该包含我要找的东西,那我就去这两个条目下找,看看有没有我要用的东西,先看书名,带“地图”两个字的书肯定要拿出来看目录了,翻了目录看有没有有兴趣,然后再翻内页。

2.在找东西的时候,也需要有发散思维,就是说从A能联想到相关的B,还以古地图为例,裴秀是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地图学者,同时也当过尚书令,他提出过中国古典制图理论“制图六体”和“计里画方”,我可能记不住这两个制图理论,但我能记住裴秀,那么我查裴秀的时候,往往就可以找到这两个制图理论,这就是联系和承接,记住简单的,想着相互关系,一个接一个的查下去,大家不需要过目不忘,只要记忆力别太差就行。

3.找书也要看出版社,这是看书看多了,有心人就会记住的细节,就像如果我找古地图,我会特别留意,中国地图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文献出版社等等,很多出版社的编辑就是编辑,但有些出版社的编辑是专家;多说一句,如果我要找计算机编程方面的书,我更倾向于选择电子科技出版社和清华大学出版社的。

4.找冷僻的东西,其实有一个好处,就是你没有什么选择余地,就像查古地图,要是去小图书馆的话,估计都查不到,去大图书馆,甚至是国家图书馆,可能也最多找不出20本书,而且,因为古地图不好保存,所以流传到现在的也就一百多幅(清以前),两三本书翻下来,这一百多幅图也就了解得差不多了。

冷僻的东西,只要找对方向,其实更好找,因为没有那么多芜杂的信息需要筛选。

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用这种方法去找一下,技巧是练出来的,不是看出来的。

Ps:友情提示,大部分图书馆都是允许对书籍进行复印和扫描的,孤本、善本、珍藏本除外,所以说,古地图原图是很难看到的。


接着以古地图为例,展开来说如何筛选,书的排列方式从有用到无用依次递减,也算是推荐几本古地图的书。

A.《中国古代地图集》

这本书的书名,就跟题目切合度很高,看书名,大家就应该知道,这本书是所有书籍里面最应该看的,图名简单扼要,直切主题,看“中国”这个词,就知道涵盖了全国的范围,“古代”说明朝代包含得很全,这是一个图集,按朝代分册,至少八本以上,这个图集册数就能看出内容非常全,但像这样的书,很少有图书馆能够馆藏全套的,除非那种很大的图书馆,像是国家图书馆。

图集翻开之后,会发现里面就是图,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少,你如果对古地图感兴趣的话,这本书是最符合要求的。

B.《中华舆图志》

这是近年来出版的比较权威、全面的讲古地图的书,很学术性,也就是说,里面的文字内容,你大部分是既看不进去又看不懂,因为它系统的讲古地图,所以它里面选的地图都很有代表性,介绍也非常细致。

你如果想对古地图有学术性的细致了解的话,这种书很有用,但你单纯是对古地图感兴趣的话,这本书里面涉及的地图有代表性,但没有那么全。

C.《中国古代地图文化史》

这本书跟《中华舆图志》类似,但更侧重于文学和历史,而且从书籍的开本上考虑,开本越大的书,图集清晰度可能就会越高。

两本书取一,还是《中华舆图志》更适合看图一些。

D.《舆图指要—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中国古地图叙录》

内地出版的书籍用繁体字挺闹心的,这种书是一个类型,它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书,它是目录,里面虽然有几个插图,但厚厚一本书,除了前面几页插图都是目录。

这个跟《美国国会图书馆藏中文古地图叙录》一样。

这些书,不会把古地图给你看,它会告诉你能在哪儿找到那些古地图。

特别深入的研究,这些叙录类的书挺有用,它们是工具书,但是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很难去中国科学院图书馆和美国国会图书馆找东西。

古地图藏在中科院图书馆,不是藏于社科院,也挺神奇的。

E.《老地图》

看装帧就能看出这本书是少年儿童通俗读物,对于严谨的求实者来说,不适合,而且书籍开本太小,图也看不清。

F.《温州古旧地图集》

这是城市古旧地图,它以城市开头,就说明已经限定了图集涉及区域不会太广,除非你很想了解这个城市,否则,看书名,你就应该把这本书pass掉。

G.《中国文物地图集》

这个有地图两个字,但这本书对于找古地图来说,其实没有用,因为我们翻看里面看,会发现,其实它讲的是文物分布,跟地图没太大关系,所以pass。

《北京文物地图集》

同上。

H.《改变世界的100幅地图》

这本书可以作为一个反面例子,对非专业人士,不同文化体系下的作者写出的东西,要抱有怀疑态度。但可惜的是,这本书可能是我列举的所有书里面销量最高的,其他的书可能有瑕疵,但这本书是有严重错误的。

举这本书的目的是,当你选择一本参考书,尤其是文史类图书的时候,一定要考量作者的文化背景。

外国作者在点评中国历史文化的时候,你可以参考,但不能迷信,反之亦然,不管干什么,都要带着自己的脑子。

如果只是想涉猎一下,随便看看,那就随意一些,但如果要研究,那么就一定要严谨。

关于这本书的错误之处,我在一年前看的时候就写过,然后还好事儿的发邮件给出版社,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错误就是不肯原谅的,但刨除错误,这是一本很不错的通俗读物。

这本《改变世界的100幅地图》错误我附在文章最后。


结论:

结合两篇文章,《左图右史,如何直观形象的去学习历史》和这篇,我发现,最有可读性、最有应用价值,不故弄玄虚卖弄艰涩字眼,最严谨权威的几本书,《中国历史地图集》20世纪50年代开始编撰,出版于1982年,《中国史稿地图集》上册1979年出版,下册1990年出版,《中国古代地图集》出版于1995年。

这些书都出版于2000年之前,编制时间超长,可能有些学者,一辈子只做一件事,一辈子只出一套书,但都是精品,现在根本找不到这些耗尽心力的书籍了。

快餐文化,膨胀的信息,催生的不是繁荣,而是浮华,错误和取巧以讹传讹,真想看一些有内容的东西,可能2000年之前的书,比2000年之后的书更有价值。

书很多,要有会选择的方法,而这方法,聪明人是可以举一反三的。

去伪存真,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鉴于篇幅,网络篇以后再写。


另附:

这是上半年写历史地理的东西,看参考资料的时候找到的,其实三联书店挺好的,出品的东西水准都很高,很好的践行了生活、读书、新知的理念,有点错是瑕不掩瑜吧,况且主要错误是作者,次要错误是编辑。

三联书店在2010年出版的英国人杰里米·哈伍德著的《改变世界的100幅地图》一书中,作者只在其中列了一份中国地图,就是《禹迹图》,只可惜,他放的图片却是《华夷图》的,这至少说明作者不识汉字,这无可厚非,只不过,在图片右侧,有一小段介绍“禹迹图”的文字,上面说,“这幅被称做《禹迹图》(即禹地的军事路线图)的地图描绘得非常详细。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图上铺满了方格子,这暗示了比例尺……”

铺满了方格子,应该就是计里画方,计里画方有明示比例尺的作用,“每方折地百里”不算暗示,而“计里画方”最重要的作用是保证地图的准确性,不管怎么说,作者对于计里画方应该没有什么理解,这也无可厚非,因为这是中国古典制图理论,最大的问题在于《华夷图》上根本没有计里画方的方格网,不知道方格子在哪儿看出来的,把大相径庭的图片和文字介绍放在一起,实在让人非常费解,是作者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还是这本书就是胡乱拼凑胡乱编制的呢?

关于《禹迹图》的解释,是禹地的军事路线图,这种解释也是非常错误的,禹是人,不是地方,况且《禹迹图》根本不是军事路线图,而是根据《禹贡》所绘制的经史地图,在宋朝的时候,儒学的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禹贡学盛行,禹贡也是科举考试的重要内容,而禹迹图最早是被放置在凤翔府岐山县的县学中,可见《禹迹图》的目的是让士子们更直观的理解《禹贡》一文。

还有,《禹迹图》中的“跡”,如果是“跡”就是西安碑林的拓本,如果是“迹”,就是镇江的拓本。

别的地图我就没细看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