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9

江苏希捷关厂裁员

从2002年到2014年,中国一直被誉为“世界工厂”,中国庞大的劳动力人口红利、廉价的土地资源和相对成熟的基础设施,从世界各地吸引了大量的资本。然而近几年,随着优衣库、耐克、三星等知名企业撤离中国,外资企业撤离中国的趋势也愈演愈烈。最近希捷撤出中国的事件,更是把此次撤出中国推向了高潮,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2016年到目前,有哪些企业撤出了中国。

江苏希捷关厂裁员

2017年1月12日全球最大硬盘制造商希捷发布公告,宣布其将要关闭其在江苏的分工厂,并裁员2000人。其原因据主流媒体报道,是因为近几年希捷苏州公司和无锡公司的订单持续减少,产能严重过剩而导致的。

图片 1

麦当劳卖身中信,撤资中国

2017年1月9日,中信集团旗下的中信股份和中信资本出资10.82亿美元,与凯雷和麦当劳联合成立新公司后,买下未来20年麦当劳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特许经营权。消息称,交易完成后,中信股份和中信资本在新公司持有52%的控股权,凯雷和麦当劳分别持有28%和20%的股权。

图片 2

甲骨文裁员,所有人3月31日前离开

2017年1月14日上午9时左右,有甲骨文中国公司的员工向记者爆料称,甲骨文北京研发中心的员工收到了来自美国总部的邮件。邮件中提到,由于市场变化,公司开始整合各研发中心资源,公司将在云计算方向发力。邮件的最后,单独提出了中国公司将会进行裁员,并且2017年3月31日,所有人必须离开。

图片 3

三星供货商宣布停产

8月25日,三星主要供应商之一,深圳艾迪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宣布停产。据该公司内部人员透露,艾迪斯已拖欠员工数月工资。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深圳艾迪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韩国上市公司IDS在中国投入资金创办的独资企业,公司注册资本2880万美元。主要经营范围是LCD(液晶显示屏)、LCM(液晶显示模块)和FPCB
SMT,目前在韩国同种行业里处于领先地位,其主要客户为三星电子、Motorola和诺基亚。

图片 4

玛莎百货关闭所有门店撤出中国

玛莎百货(Marks&Spencer)11月8日对外宣布,将退出中国在内的10个亏损的国际市场,此次涉及关闭的国际市场关店数量将达到53间,同时玛莎百货还将关闭应该本土的60家门店,此次关店涉及的裁员人数高达2100人。

据了解,在退出的10个亏损的国际市场中,中国是其中最大的一家,涉及玛莎百货关闭门店10家,商铺分别位于上海宝山万达广场、上海金钟广场、苏州观前街、青岛李沧万达广场、上海南京西路、上海莘庄仲盛、武汉汉街、上海五角场万达、上海月星环球港和北京世贸天阶。

图片 5

德企黛安芬撤资、转移印尼

6月1日,江苏省盐城市最著名的外资企业,德资黛安芬国际集团盐城国际妇女时装有限公司2000工人罢工,要求公司在德方撤资,企业改制后对工人作出赔偿。据内部员工透露,德国黛安芬从中国撤出后将生产订单转移到了印尼,并且扩大生产规模,为当地提供6000人的工作岗位。

图片 6

飞利浦照明深圳工厂关闭

2016年5月27日,跨国电子巨头飞利浦分拆出来的飞利浦照明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上市之后飞利浦照明市值30亿欧元,成为全球最大独立照明生产商。不过让人难以想到的是,仅仅几天后,5月31日,位于中国深圳的飞利浦照明全资子公司飞利浦灯饰制造(深圳)有限公司就宣布提前解散,所有工人等待遣散。据悉,由于经济下滑,成本上升造成业务恶化,经营困难,不得不关门歇业,不再进行任何生产。

图片 7

富士康逐步撤离大陆,在印度建百万人工厂



2016年5月10日,有报道称,富士康有意在马哈拉施特拉邦买下1200公顷土地,将投资100亿美元建新的制造厂全用于生产iPhone。据悉,富士康计划在2020年之前在印度建设10至12座工厂,超过1百万员工。

图片 8

珠海及成通讯宣布关闭退出中国大陆

5月31日珠海及成一纸《财产托管委托书》公告宣告了这一家在珠海拥有23年历史的著名台资高科技企业的倒闭。公告宣布公司将现有名下全部资产托管给广东加通律师事务所处理,以保障供货商的货款得到足额清偿。及成台湾总部另拿出8000万人民币作为清偿的兜底保证,看来供货商不必担心货款的问题,及成算得上体面退出中国大陆。

图片 9

外资撤离中国的主要原因?

2016年1月至11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仅3.1%,与5年前同期的25.2%,已呈“断崖式下跌”。与此同时,制造业企业也在步入“跑路潮”,尤其是外资企业搬往欧美,中小企业转战越南、柬埔寨等国。

外资撤离中国,无非三个问题。

第一,成本的问题。近年长三角珠三角的土地成本持续上扬,提高环保标准的诉求此起彼伏,税收优惠的力度越来越小,外资在华的投资收益率越来越低。用工成本更涨势惊人,目前全球多数国家的劳动力的工资都在缩水。但中国劳动力的工资增
速多年来,一直保持全球第一。即便如此,中国的工人仍然不满意,多个企业的90后工人就曾打砸工厂,抗议工资低于他们的预期。

第二,优惠政策的问题,长三角珠三角都提高了投资门槛,对新进的外资企业,不仅没有专门的优惠政策,甚至还对其产业类型、节能减排方面提出很高的要求。外资企业的“超国民待遇”也正在失效,外商企业不少优惠政策
都已经取消。

第三,税的问题,有税务专家对易简财经指出,中国“死亡税率”的问题已经引起社会各界的热烈讨论,有学者以民营企业税负数据为依据,说明中国企业已经不堪忍受。特别是民间投资下滑的今天,重新思考中国税制和税率非常
有益,落实减税政策并深化税制改革,让企业在轻税环境下更好地成长,是当务之急。

实体经济是中国强大的脊梁,因为只有企业真正减负了,实体经济才可能重整旗鼓,中国经济的空心化问题才能得以有效缓解,经济发展才能重新积聚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