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头攒动的电子交易场面

重庆记忆

t017737799227edf234.jpg

重庆记忆
——浮华的追慕与技术的热爱

重庆渝中区的青年路,离重庆的中心解放碑只有一步之距。虽然经过了大规模的城市改造,却似乎还是如四十多年前的样子,不宽不窄不愠不火,每当路过那条街,四十多年前,那人头攒动的电子交易场面,还时时晃动我的眼前,勾起无限的回忆。

那是多么热闹的交易场面。每当周日,无线电爱好者们就从全城的四面八方汇集到这条街道上,或少年或青年,手拿自己等待出售或交换的宝贝,小到二极管、三极管及各式各样的大小变压器、音圈纸盆喇叭,大到自制的电子管收音机、半导体收音机及其他无线电装置,他们或摆摊叫卖,或游走兜售。几十上百人的爱好者,把个青年路挤得水泄不通严严实实。一两个小时的或以物易物,或低价淘宝,参与者大都能够淘到自己的心仪。因为这些东东可以组装成收音机或其它电子用品,那可是当时普通百姓眼中的“高科技”,当然作为制作者也其乐无比。相对于今天年轻人对iPhone的痴迷,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虽然都是痴迷,然而,爱的目的与爱的方式却是大相径庭。当时的我们,为了买到组装收音机或者其它电子器具的元器件,从离解放碑十多公里的陈家坪的家出发,为着省钱徒步进城,往往走遍分布于上清寺七星岗解放碑小什字的电子元器件商店,当中午临近,肚子饿得咕噜叫的时候,就随便踅进一个小餐馆,一碗米饭加一碗不要钱的米汤(不要说肉,小菜也舍不得点要的。)加点盐冲着填饱肚皮。

当然,实在买不到需要的元件,就通过青年路的电子自由市场淘宝,或者通过信函汇款去上海的电子元器件经营部邮购。当心爱的电子元器件到手,那是何等的兴奋。

而今天的果粉们为着买到新的iPhone,也常常通宵达旦地排队,更有为了一部iPhone而自我卖肾筹钱的悲情故事,那种对高新技术的痴迷似乎真有与我们那个年代的爱好者有个一比!不过,虽然都是对于技术的热爱而在追求着,不过,内心的满足感窃以为不可同日而语。

90_26867_b284b174d6291a5.jpg

当一个收音机或者其它电子器具从制图到组装,在那一缕缕袅袅上升的松香烟雾中,在那一个个元器件的焊点之中,完成组装并进行调试,当转动可变电容听见一阵阵的啸叫之声,收听到一个又一个电台的声音,那种心里的自豪与喜悦,我想与今天的年青人追捧苹果时的满足感应该有天壤之别。

想一想,在那个家用电器产品极度匮乏的年代,对于大多数普通百姓来说,家里有一台收音机已经是上层社会的享受也。

有这么一个朋友,从iPhone
4到5,到今天的6,一次又一次换机升级,可他却好象连上网的功能也不会用。那他为的是什么呢?不可否认他对于新技术的追捧。不过,我想可能更是为了一种身份的彰显,更是一种外在的炫耀。你看那手机来电里的苹果特有的“叮咚”声音,那是多么吸引眼球,对于很多果粉来说,这已经足够。而这高科技的iPhone究竟可以为工作与生活带来多少方便与好处,可能并不是他们思考的首要问题。其实,何止是手机,就连他的号码也是所谓靓号,非8莫属。因为这关系着他的交流与沟通,好象也真是的,他用这号码与官员的通话,似乎也一路畅通。

追求奢靡与浮华,这就是我们社会的某些现实,能够如苹果的缔造者乔布斯等一批发明家一般痴迷技术,能够如那个年代的青少年一样专注于技术兴趣与创新,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更为需要的。当然,今天我们已经欣喜的看到,已经有这样的技术创新研发团队,如华为,如小米,如360,他们正在奋起直追,已经冲锋在世界电子科技的前沿阵地。

13079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