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任何时间我都一直非常感激曾经的公司和老板

今天晓芹姐让我帮她看一下项目营销的事宜,聊了很久之后,晓芹姐突然问我是如何做选择的?本想着也要总结一下最近的思考,所以就小小的回顾了一下近一年的经历。

1.事业失败,投资亏损

我记得去年初是华姨带我去晓芹姐那里的,那时候我呆过2年多的公司刚刚倒闭,当时我其实是比较低沉的,因为在过去的两年我们确实很认真很努力的去做了很多事情,我们的老板是一个很好很有激情也很慷慨的人,在去那家公司之前我没有想过我的职业规划是什么,我也没有想过我要追求什么。可能是那时候还没有毕业,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吧。

但正是那个快速发展的公司把我一步步的往前面推,14年我还没有毕业,进公司的时候4.5k薪水,做到一年半后的25k多的薪水,带60人的团队(公司一千多人),这中间经历了太多,诚然我们确实得到了很多,但也真的付出了很多,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公司倒闭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挺低沉的。跟华姨去日本的时候我也只是想出去散散心,那段时间女朋友快高考了,我怕影响她所以很多事情都没和她说,我很幸福因为她至始至终都一直陪着我。

尽管事业失败投资亏损,但在任何时间我都一直非常感激曾经的公司和老板,是公司和老板推动着我不断的突破了自己,虽然我内心一直有比较强的动力,但是我也知道如果没有公司那种助力我肯定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也许今天我可能还在哪家公司做着程序开发,虽然薪资也可能会比当时更高了。但是我已经认识到一些比薪资更重要得多的东西。

当时比较低沉的原因不仅是因为事业失败了,更多的是因为看到了大规模的背叛,公司一千多号人,最后面临资金链断裂的时候各种人性显现无疑,最后真正让公司倒闭的可能内部因素会大过外部因素,也许确实是因为陪着公司一路从零走过来,付出了很多也花了很多心思并且身居要职所以主人翁意识会特别强,面对这样的事难免会有一些难过。

虽然当时比较低沉,但我还是比较理智的,因为2年的历练让我们的眼界确实变大了很多,虽然我们部门做的事情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整个集团运作的模式还是存在有一些问题,虽然我也亏了很多钱在里面,但是这2年的经历让我们学到了太多的东西,而最重要的就是让我看到了过去二十多年都没有看到的东西:未来。

2.失败反思,重新选择

虽然从小时候开始我就有些特立独行自命不凡,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反正就觉得以后一定会有所作为吧,现在觉得可能是小时候小聪明特别多吧。但是工作后我意识到那种小聪明也就是通过努力在某一方面达到很强的能力,然后争取拿公司的股份走上创业之路,仅此而已。我确实有这样的能力,不管是做技术还是后来转型做产品,我都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到很好,即使是后来圈子里面很多老板大佬,在思维意识方面一直也都很受认可,我知道在智商方面我是有优势的,但是后来我发现又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正是由我们的优势造成的。

我知道我一直坚持下去就有很多机会,事实上创业的艰苦我早就尝试过了,早在13年在深圳工作的时候我就经常一个人呆到凌晨整栋商业大厦只剩下我那一间办公室灯亮我才走,那时候保安都快睡着了。

我也知道我有能力去改变我要走的路,我做技术的时候技术很好,而且软件硬件编程都擅长,14年我写的构架他们现在都还在用。可是当我意识到技术这条路并不是我所追求的时候,我转去做了产品,而早在转产品之前1年我就在准备了,我知道我想做更多的事情,所以我在做任何一件事的时候我的视野都不只是局限在事情本身,这很大程度的扩大了我的格局。

我知道我有能力去抓住我要的机会然后走上我想走的路,我刚做产品的时候也是这样,我关注的不只是产品,我会去关注老板在关注的事情,从战略到营销,从团队到绩效,只要是有机会接触的我都会去学习并抓住机会。正因为如些我才能升级那么快,我不仅关注了老板所想的东西,还做了老板想做的事情,这是我能快速成长的根本原因。其实当时我压力挺大的,因为我们部门一个月花掉200多万,但是我们部门全部是研发,短时间内都难有成果,当时我就知道我的财务能力实在太差了,我也知道这样下去尽早会出问题。因为站在老板的角度这样的资金回报率根本没法向股东交差。(但是当时因为其它事情而忽略了这件最重要的事情)

而一直以来我也知道自己不善交际,这让我很头疼,也是这方面的原因我所以选择了做技术和产品,而且我发现在这方面的优势很强,很擅长独立思考,所以当时的想法也是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来获取职业上的优势。

问题出在当事业失败后,我一直在反思自己人生追求的是什么?我仍然相信我可以创造很多钱出来,但是我也可以毁掉很多钱,最后我可能什么都得不到,因为我意识到我根本没法控制它们。

我也知道经历过人性太多的黑暗后解释这种东西根本不需要存在,所以我决定放空自己一段时间,并不是因为受到了事业失败的打击,而是我想知道我究竟要什么?

所以那段时间我结交了很多朋友,和不同的人交流,探寻他们不同的看法。我希望我能做一些真正对社会有用的事情,那样即使我失败了也能留下一些什么,比如健康行业,哪怕我失败了我也能在这个过程当中留下一些贡献。

那段时间我不仅研究了东西方的哲学,还研究了医学,甚至看完了易经和内经。一方面我想净化一下心灵,另一方面我希望能够做一些真正对社会产生帮助的事情。同时我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梦想,两年前我就知道了高薪是条死路,我不甘心坐在办公室里做个拿高薪的员工,我希望创造一些东西。

3.匆忙起航,铩羽而归

后来邢哥找到了我,让我去广州和他们一起创业,在我还没有想清楚我究竟想做什么的时候,我还是接受了邢哥的邀请。

一方面是刚刚在感受过背叛之后再次感受到信任的这种激励,另一方面我也知道我不能一直这样想下去,我必须找事情去尝试。但我当时还是有2个目标的,一个是走在创业或者合伙创业的路上(不甘心做拿高薪的员工),另一个是做真正有价值的事(价值观)。

我对创业的执着让我直接去了广州,虽然后来离开了,但我一直以来都非常感激邢哥当初给予的信任和支持,包括一直以来的照顾和提点。

后来我发现我确实没有想清楚,在重庆的时候我和邢哥说了真正的原因,我很愧疚,因为我是作为合伙人进入团队的,但是我没有尽到合伙人的职责。

其实我也很想去做更多的事,但是我发现心中的另一个目标在对抗。因为我们在研究完公司战略制订完公司计划后,执行的大部分工作都与营销有关系,我并不排斥营销,甚至近两年的社交行业经验让我对营销非常熟悉。

但是在医疗美容行业做营销,其实就是和那些爱美又时尚的美女打交道,去研究她们的喜好,然后用她们喜欢的方式做她们喜欢的事,比如她们喜欢娱乐八卦,你就要去关注那些娱乐八卦去获得这些人的关注。我发现我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没有动力,我能够做好营销规划,但是执行的时候会出问题,当我去做的时候我内心的价值观就会排斥这些东西,因为我自己觉得关注这些娱乐八卦挺浪费时间挺无聊的。虽然我知道这些很重要,但我没有能在这件事情上静下心来,我更希望的是有价值的营销,对于医美这个典型的娱乐至死的行业,最终我还是离开了。

当然女朋友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因为我选择那个时间点回去最初只是为了陪女朋友去一趟西岭雪山,因为我答应过她。

4.一线回归,二线起航

至于回成都后没有再去深圳,确实是考虑到一部分成家的原因,因为我还是非常清楚在人生追求中家庭的比重是高过事业的,哪怕是一个机会我也会去抓住。

在成都并不像深圳那样有那么好的创业氛围,加上我也还不是很熟悉这边的城市氛围,所以这一次我并没有去朋友的创业公司,而是根据我的第二个目标找了一个做孕产婴医疗服务的公司,一是我觉得有机会能真实的帮到孕产婴这个群体,二是能有机会为医疗做贡献。

最终我没有在这家公司呆太久,因为它是一家服务政府边缘业务的公司,它的很多规则都不是来自于市场,最后我也是辞职了。

5.归零思维,寻找问题

其实华姨说得对,之前我的心智都是有一点问题的,因为我放弃得太快了。在广州3个月辞职,在成都3个月辞职,2016年我只工作了6个月,我觉得她说得对,我确实为我的退缩找了理由,不管是我不喜欢那份工作也好,还是觉得工作没前途也好,我都放弃得太快了。但是人生就是这样,也许给我重来的机会,我还是会这样选择,毕竟它是遵从内心的选择。

虽然我知道我有能力发现很多机会,但是我并没有去做很多事情,我知道一定在哪里出现了问题,我也知道行动力是我最大的问题,但是我总觉得在行动力的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我没有发现,可能是我的阅历还不够发现不了它,但是我总希望把它找出来,因为我知道在我行动力很强的时候我仍然能感受到问题的存在。其实要做到这点非常的不容易,因为你可能要面对所有人的误解,尤其是长辈的。

后来我终于想通了,其实我早就感受到了问题,只是我没有足够的重视它,去年初公司倒闭的时候我挺迷茫的,甚至有一些痛苦,但是我知道我并不是因为事业失败投资亏损而痛苦,因为我至始至终都感激曾经的公司和老板,那时候我意识到我缺少财务知识,但是并没有再进行过深入的思考,现在我知道了。

事业失败之后我并不是痛苦于投资亏损,而是对有钱不知道该往哪里花而感到恐慌。当时吃住公司,我们自己则一心为了事业,几乎从来没有去管过金钱的事,后来就发现除了把钱拿来买顶配的MAC、买最前沿的电子科技产品、买相机等等就不知道该把它们花到哪里去了,但当时我并没有重视这个问题,因为我们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了如何把事业做成功。

所以后来回头想这个问题其实蛮恐怖的,因为那时候我对于事业的想法就是创业,开公司,做产品,销售,获得利润,好像事业成功了就等于财务自由了。

而那次投资失败让我反思,我知道即使事业成功了也不等于就财务自由了,因为我是站在职业的角度去理解的事业。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事业成功只会消耗你更多的时间和经历,你可以获得财务自由,但是你获得不了自由,因为我仍然不知道要怎么花钱,除了消费买负债之外我对它几乎没有控制能力,这意味着钱会越花越少,而我只能通过更多的劳动时间来获得更多的收入,我发现我不能控制风险,这意味着我不可能拥有自由。我发现即使我们在职业上很成功,但是在对财务的认识上我们相当于一张白纸,有时专注耗掉了我们所有的注意力,以至于我们大学毕业了都不了解”财商”这个词语。其实蛮搞笑的,我们是高智商人群,我们去研究经济学这么高大上的玩意,有时候却不知道自己连基本的财务知识都没有。

6.改变心智,直面问题

我也意识到这其实是大多数中产阶级所面临的问题,他们智商很高。中产阶级好过穷人的地方就在于他们收入更高,他们有积蓄,而穷人是入不敷出的。

但是中产阶级最大的问题也是智商太高,因为智商太高所以发现不了自己财商太低,他看到太多自己身上的光环了,所以他意识不到这是一个陷阱。这也是我投资失败后最大的反思,为什么智商那么高的互联网白领金领群体频频陷入互联网金融诈骗案中?为什么创业者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我相信这些人都是智商非常高的人,贪婪是人性的本性,我们不能把失败归结为贪婪。我认为我的财商几乎是一片空白,低财商的表现就是对风险的不可控制,因为这种不可控制就会导致我们恐惧的心理,我们会恐惧失去高薪的工作,我们会恐惧面临风险,我们可能智商很高在职业上很成功但是可能终身都无法获得财务自由,因为我们根本无法控制财富。

我很庆幸在我还没有背负债务的时候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当我刻意提升财商的时候,我发现以前很多不管是商业知识,还是经验认知,都在不断的重新汇集在一起,我知道我已经走在了正确的道路。

之后我再次找了很多人聊,我发现心态就已经很平和了,因为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了,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有这样或那样的担心。因为我知道风险在哪里,我就知道我并不是在做一件冒险的事情。当别人问我期望的时候,我真的并没有什么期望,差不多就是零和状态。我知道我已经跨过了人生认知最难迈过的那道槛,我再没有站在职业的角度来看待事业,而是站在投资的角度来看待事业,所以在取舍之间豁然开朗,我知道对我而言最大的资产就是自己,成功也好失败也好,资产也好负债也好,都只有我才能造成,所以我现在开始去挑战那些我认为是风险的东西,当我能尽可能控制风险的时候,也就是能够产生最大效益的时候,那便是自由的时候。

7.辨别风险,勇于挑战

作为一个技术专业还特别好的理科生,作为一个整天与电脑手机和研究打交道的产品人,我知道我的风险在人际交往和财务方面。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挑战财务,我知道这是一个人在商业环境中最大的优势,而我想做的是根本性的改变。为什么中产阶级智商那么高都得不到财务自由?那是因为中产阶级的智商和财商是分离的,我相信那些成功的创业者都是智商情商财商三高的人,我也相信那些创业失败的人是智商情商都很高但财商还在提高的人,我发现当我把智商建立在财商的基础上时,那些过往的商业认知和经验都在快速的归集到一起,我知道了创意并不都是天马行空想出来的,他们大部分都是有逻辑可寻的,创意大都是建立在数据上的想象力,我也知道这才刚刚开始,但是我知道我条路该怎么去走了。

而人际交往,对于本身内向的我,再加上长期的办公室工作,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但是我现在已经并不担心了。因为我现在心态挺好的,我是投资的心态而不再是职业的心态,尽管我是做产品的,尽管我做产品的时候既关注从战略到市场,从设计到研发,从产品到营销,但是我仍然意识到即使我关注产品的所有环节我仍然没有关注到整个系统,这是从职业心态到投资心态的转变。提高财商让我看到了更多的东西。同时我并没有什么期望,我是指我不指望我能得到什么保障,因为我投资自己就是在投资自己控制风险的能力。我不再去想过去那些保障一类的问题,我只关注投资回报,我会走上市场,自己去创造那些回报。

俗话说穷人只能看到富人在做什么,而永远不知道富人在想什么。但是富人却对穷人的所做所想了如指掌。华姨说有些事情你不参与进来,就永远只是在雾里看花不屑一顾。这段时间我静下心来想了很多东西,实话说改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并不难在你要放弃多少东西,它要改变的并不只是一种习惯,或者是一种思维模式,而是整个心智。

零和状态的感觉其实蛮好的,就像自由意志一样。既不觉得自己会什么东西,也不担心会遇到什么不会的东西。因为你知道风险是什么,而且你知道自己控制风险的能力正不断的在加强,慢慢的你没有了恐惧,我想那就是最终的自由。

如果你清楚自己正在做什么,那么风险就会很低,而潜在的收益会很高。加油。感谢那些曾经一路帮过我们的朋友,我们会永远记住的。也希望认识更多有想法的朋友,我们终将会自由的。十三(552158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