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雷丽站起身来

图片 1

(1)

雨,淅淅沥沥。

雷丽双手把一本厚厚的书抱在胸前,站在学校图书馆楼梯下的门口,满怀激情地望着情意绵绵的雨。

细细的雨丝在路灯的辉映中,如少女飘柔的金发。她沉浸在这如诗如画的校园夜景里,如痴如醉…

这是在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十点钟左右,泡在图书馆里看书的雷丽,被一阵凉意惊醒过来。她条件反射似地抬头望了一眼窗外,不知从何时开始天下起了小雨,悉悉嗦嗦的。单衣薄裙的她,秋天的夜寒使得她嘴唇有点发紫,紧接着又打了一个寒颤…

雷丽站起身来,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裙和一头长长的秀发,拿着那本未看完的书,来到图书馆管理人员面前,打了一张借条,准备带到宿舍里去看。

她把书紧紧地抱在胸前,“噔”、“噔”…地走下楼来。

“嘿!我这里有一把伞,要不…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走吧!”一位看起来瘦高、很俊朗又斯文的男生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她的身边,带一点关切的语气对雷丽说。

“不!…”她本想解释说自己不是怕雨淋,而是想独自欣赏夜幕路灯下的雨景。

“别不好意思!把伞拿着吧,你自己打,我淋着。”男生望着她那秀丽的脸上惊疑的双眼,没有待她说完话,拿着伞的手直接伸在了她的面前。

“这…”雷丽从诗意般的情绪中醒悟过来,望着眼前这位一米八七左右男生俊俏的脸,迷茫中,自己的脸刷地红了起来,想拒绝他的一片好心,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

“走吧!我没有带书,不怕雨淋!”男孩见她害羞的样子,把伞撑开,再次递给她。

“噢!”她情不自禁地伸出右手接过伞,“不好意思!”

幸好他的提醒,她才想起自己的怀里还有一本书呢。

雷丽特喜欢听雨点打在伞上的声音,“塔啦塔啦”的,还有那吻着双脚的水珠,凉丝丝的,感觉很愜意。

雨,越下越大。四周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加上两人的脚步声,使得校园的夜显得格外静谧,路灯的光晕让湿润后的草木泛着柔和的光。雷丽又沉迷在美妙的雨打万物的旋律之中…

雷丽打着雨伞,男生淋着雨,两人无语,保持着间距并行,从此开启了两个年轻人的相识之旅。

男生是本学院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的大一学生,名叫肖宇。刚到院校就读了两个多月的他,喜欢在周末的晚上到校图书馆看书。

雷丽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与肖宇同年级不同专业,也喜欢在周末的晚上呆在图书馆里读书。

“哦!我到了,谢谢你的雨伞!”雷丽看着他被雨淋得像一个落汤鸡的样子,心里有一点过意不去。

“不用谢!偶尔淋淋雨,感觉挺有趣,好久没有这样爽过了。”肖宇含蓄地笑了笑。

“也是。再见!”她也笑意盈盈。

“晚安!”他挥挥手。

(2)

肖宇那次淋雨后感冒了,发着烧。周末晚上,尚未痊愈的他仍坚持着去了图书馆。馆里看书的人不多,悄无声息,偶尔会传来手翻书页的声音。

不经意间,发现上周末晚上遇见的那位女生,正坐在靠左边窗户的座位上,认认真真地看着书,乌黑的长发披肩。

他找了个靠右边窗户的空座位上悄悄地坐了下来,与她相距几米远,怕自己的到来会打扰她读书的氛围,这种想法也许是他自作多情。但不知何故,今晚的他,漫不经心地机械地翻着书页,心始终无法静下来。是自己感冒发烧的缘故?还是另外有别的原因?此刻的他心里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滋味。

肖宇手捧着书眼望着窗外,秋霁的天空群星璀璨,月光洒满了校园。周围的一切显得更加圣洁,这富有感召力的景象不知不觉间促使他重新阅览起手中的书来。

懵懂的青葱岁月,处处都是诗。大学时期的他们憧憬着未来美好的生活,在这块神圣园地里,寻找新知识,增强自己的本领,为实现自己的理想而努力学习的同时,那朦朦胧胧、如歌如画的爱情也开始在他们各自的心里萌芽。

这是生理方面的自然规律。对美好事物的感觉,无论是春天里小草的嫩绿,还是夏天里的荷塘月色;无论是秋天里那诱人的果实,还是冬天里的皑皑白雪;还有那小鸟的一声啾啾,以及翠柳上的鸣蝉…都会激起他们心底那美好情愫的涟漪。

红尘中的爱情他们可以耐心的去等待,唯独光阴不会为他们停留,总在你不知不觉间,悄然离去,颇令人伤感。这是每个年轻人所要经历的必然过程。现实中,大学生们的甜蜜爱情在毕业后,往往事业与爱情双丰收的幸运人儿如凤毛麟角,都因为踏上社会工作后,各自的人生观随周围环境的变化而发生了改变,校园里的爱情小夜曲就成了过眼云烟。

时间的脚步又匆匆接近晚上十点,图书馆里的人们开始陆续离开。

肖宇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感冒的迹象感觉有所改观,他右手摸了一下额头,烧退了。

他精神状态好了许多,好奇地朝左边窗户望去~

雷丽正站着在整理书籍,亭亭玉立的身影就像他在小说里见过的白雪公主,又如清塘里的碧莲,清爽纯洁。

“你好!”

“你好!”

当彼此的目光相接,他们俩不约而同地向对方打了一声招呼。

“时间过得真快!”肖宇打破了片刻的沉寂。

“是啊!又快到中秋了!”雷丽望了望天边那澄澈的月亮…

他们俩漫步在回宿舍的路上,两旁的树枝叶间隙筛下斑驳的月光,诗一般的景致,让人如饮甘露,畅快淋漓。

“不好意思,我怎么称呼你?”

“我叫雷丽,雷锋的‘雷’,不怎么美丽的‘丽’。”

“雷丽,很好听,像一支出水芙蓉。”

“笑我?我不喜欢别人的讨好!”

“实话实说!”

“我忘了问你的名字?”

“本生姓肖名宇,年方十六,大一新生…”

“哦!看你一米八几的个头,年纪这么小?”雷丽眼里闪着惊疑的目光。

“很多人都像你一样持有怀疑的态度。”

“确实有一点。我与你同年级不同系不同专业…”

“我们是师兄妹。”

“是姐弟吧!我今年十九岁呢!”

“那我叫你姐吧!”

“岂成?现在就桃园结义那还差远呢!”

“也是!”他笑笑,“直呼其名吧!”

“暂且如此吧!”她甩了一下长头发,笑了笑。

“晚安!”

“晚安!”

他们俩各自回到了宿舍。

美丽的校园静静地沉睡在星月下…

(3)

星期六的下午一点,校园的篮球场上正举行着男子友谊球赛。

赛场的周围,人头攒动,加油助威声不断。

肖宇作为大一的代表,正与大二球队拼杀着。他一米八七的个头,在球队人员中最惹人眼。矫健的身躯,加上他熟练的球技赢得很多女生的欢呼和阵阵掌声。

“大一队!”雷丽作为拉拉队伍里的发号施令领头人,双手举着小红旗喊道。

“加油!”队友们跟着迎合。

“大一队!”

“加油!”

待球队换场休息片刻的时候,雷丽组织几位女生给自己系的参赛选手送矿泉水,她是头一个给肖宇送水的人,通过这次球赛,她的心里有一点儿想当肖宇姐姐的念头了。

“肖宇,好样的!加油!”雷丽在递给肖宇矿泉水后,晃晃她的大拇指说。

“谢谢!”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喝了一口水冲她笑了笑。

下半场,肖宇表现得更加出色,投了几个三分球,又抢了几个篮板球,使原来的43:50逆转为95:93而获胜。

大一全体师生齐声喝彩!

(4)

晚自习后的雷丽回到了宿舍,推开房门,室友们一起扎堆说笑着什么,见她走进来,大家停止了说话,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她。

“咦?你们刚才可热闹着呢!见我进来怎么不说话了?你们一定在说我的坏话!哈!是不是啊?!”雷丽笑着打趣道。

“雷丽,你今天肯定吃蜜了,看你红光焕发满脸喜悦的样子,与平常大不一样了!”任珍说完用手捂着嘴满脸笑容,盯着她的双眼,半认真半开玩笑的样子。

“没——有呀!”

“雷丽,你说话结巴什么!心里一定有鬼,哈!老实交代!”王珞假装一本正经地逗她。

“切!你们今天怎么了,个个神乎其神的样子,想拿我开心是吧!本爷奉陪到底!”

“姐,大家都在猜测你今天给矿泉水的那个高帅男生与你是什么关系。”林瑶走过去拉着雷丽的手温和地说。她是雷丽的知心朋友,她们俩以姐妹相称。

“哦!原来是这事儿。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和你们一样,是在篮球赛场上刚认识的。”

“不会吧!你和他肯定早就相好了。赛场上你跟他那亲热的镜头,还有他那双炯炯有神地望着你的眼睛,应该不会是头一次见面吧!我自学了心理学,什么事情都逃不过我的眼睛的。快说他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级,学什么专业的,年龄多少,还有籍贯…”任珍的问话连珠炮似地,“大家说是不是?”

“我们是本着关心你出发的,好好地给你分析分析,别让那小子给骗了感情,到时候哭也来不及了。”王珞也在添油加醋。

“哟!你们真带劲了!我是谁?你们难道不知道吗?可别把我当作三岁小孩!我可告诉你们,本爷大学期间一心努力学习,不谈情说爱,保持男女之间授受不亲。”雷丽说着哈哈大笑起来,“你们又不是警察叔叔,我没有任何义务给你们讲解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看你们把我咋地?”

“谁说你在恋爱?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吗?”任珍接过话说,“我可看上那个小子了,你若不承认,我就去追他。”

“这是每个人的自由!任何人无权干涉!”雷丽回答道。

“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王珞小声哼唱着。

“百灵,来一首情歌吧!更有趣些。”林瑶最喜欢听她唱带点少数民族风的情歌(也许是山歌),她想把宿舍的气氛换一下,对王珞提议。

王珞是来自云南省丽江古城里的一名女孩,她从小受到自己父母亲的影响,学会了许多首情感丰富的歌曲。优美动听的歌声,如同山林中的百灵鸟在歌唱,所以大家都叫她百灵,这个雅号是任珍给她取的。

“百灵,来一首《苦命鸳鸯受相思》吧!我们一起来和。”任珍知道雷丽机灵狡猾,从她嘴里是套不出什么东西来的,想缓和一下气氛。

“好的!我唱一段,你可要接一段才有意思啊!”王珞最喜欢和任珍搭档唱歌,任珍粗旷浑厚的嗓音,有一点儿男孩子的味道,加上她豪爽的个性,给人心里一种干脆痛快的感觉。

“她不接唱,我接!”林瑶大声道。

“谁说我不接唱?我今天的心情好着呢!林瑶你可别同我抢啊!”任珍瞧了一眼正坐着看书的雷丽说。

于是她们轮流唱了起来~

王珞:

我们相爱网络里,说过不离又不弃。

谁知命运捉弄人,不让我俩在一起。

哎呀我的哥呀,不让我俩在一起。

任珍:

小妹说过把哥等,现在丢哥一个人。

现在你要离开哥,越想越思心越疼。

哎呀我的妹呀!越想越思心越疼。

她边唱边走到雷丽身边,扭动着腰肢,用身体碰了碰雷丽。

雷丽心里很明白任珍的用意:一是想缓和一下气氛,大家同住在一起,心里不要有什么小疙瘩;二是休闲时娱乐一下,开开心心的有多好,想让我接她后面唱。如果不唱吧,怕她们说我心小;唱吧,又担心她们耍什么歪招。她望了一眼林瑶。

林瑶向她点了点头,意思是叫她接在任珍后面唱,之后,转身把宿舍的门窗关起来,怕歌声影响其他宿舍的同学们休息。

雷丽站起身来,把书放在桌子上,待任珍唱完那段后也小声地唱了起来:

对不起来对不起,我也不想离开你。

谁叫命运捉弄人,并非妹家无情意。

哎呀我的哥呀!并非妹家无情意。

任珍:

不怪你来不怪你,只怪哥哥太在意。

我能理解你苦楚,谁也不能把你替 。

哎呀我的妹呀!谁也不能把你替。

她唱得很动情,声音渐渐嘹亮起来。林瑶不断地提醒她声音小一点儿。

林瑶待任珍唱完一段后,紧接着小声地唱:

虽然小妹要离开,心里永远把哥带。

不管妹走到哪里,此生只把哥哥爱。

哎呀我的哥呀!此生只把哥哥爱。

雷丽也模仿着男生的嗓音接林瑶后面唱:

听着妹家这样说,哥哥我就把心落。

希望早日能相见,我俩永远不离脱。

哎呀我的妹呀!我俩永远不离脱。

王珞:

小妹在此把誓发,此生非哥妹不嫁。

如果违背此誓言,出门车撞雷来打。

哎呀我的哥呀!出门车撞雷来打。

任珍抢着唱:

小妹说话哥在听,此生非哥妹不跟。

听妹这话哥高兴,我俩永远心连心。

哎呀我的妹呀!我俩永远心连心。

雷丽:

越说心里越是痛,话说多了无作用。

希望哥哥把妹等,别人再好心莫动。

哎呀我的哥呀!别人再好心莫动。

任珍:

此生只爱妹一人,别人再好不移情。

盼望鸳鸯来相聚,不再忍受相思情。

哎呀我的妹呀!不再忍受相思情。

“今晚谁唱得最动情?”任珍唱完后笑着问。

“当然是百灵——王珞!”林瑶指着说。

“NO!NO!是任珍她自己。”王珞摇着头。

“不会是我吧!”任珍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雷丽。

“你这样看着干嘛!色迷迷的样子。”雷丽大声笑着,脸上泛着羞红。

“哦!快十一点半了,该睡觉了。”林瑶看了看自己的手机。

“明天是周末,不上课,你急什么!”任珍反对说,“我们再合唱一首歌曲吧!”

“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情,爷身体差,就不奉陪了,晚安!”雷丽说着脱衣上了床。

“她明天肯定和那个高帅的男生约会,要养足精神呢!”任珍笑着,“王珞,我们再来一首吧!我求你了!”

“两人唱,没有意思!还是睡觉吧!我明天还有一个约会呢!哈哈…”

“你不会也是同那个男生吧!”

“很有可能!”

“去你的!单相思。”躺在床上的林瑶搭话了,“今晚你就做约会的梦吧!”

“我以为你正在做梦呢!可惜我不知道他长成啥样子。你能给我描述一下吗?”

“问她等于白问,还不如问下雷丽同学。”

“她正在做相思梦呢!问她,那等于光棍说媒——自个儿心里想着呢!”

雷丽把被子盖着头,强忍着自己别笑出声音来。

林瑶和任珍俩在哈哈大笑。

“姐妹们,熄灯睡觉了。”王珞关了灯。

宿舍里渐渐地安静下来。

可雷丽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头从被子里钻出来,望着黑黑的房间。想起肖宇把自己的伞让给她,自己却淋成了一个落汤鸡;月光下与他散步,他那高大英俊潇洒的样子;特别是今天下午他在篮球赛上的表现,是那么的机智顽强。他勇于拼搏的精神在全体师生中大放异彩,特别是得到了许多女孩子们的亲睐。在大家的眼里,他阳光又充满了魅力,像一个长大了的男子汉。

她认为肖宇真的配做自己的弟弟。父母只生她一个人,没有兄弟姐妹,她希望有一个弟弟…想着想着,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5)

OK!了解了女生那边的情况,再看看男生们又是咋样?

篮球赛后的肖宇和几位球友在学院澡堂里冲完了凉,随之便是一如既往的按部就班的生活:吃饭、上晚自习…

回到宿舍的他们开始议起今天下午的那场篮球赛,谈笑间不免让人有点激动、有些感慨。

“今天这场比赛,我们饶幸取胜,肖宇这小子功不可没。”李华对大家说。

“哪里!是大伙儿们共同努力的结果。没有你们传球给我,我也挣不了那么多分。我只不过比你们个子高一点,投球比你们离球框近一点罢了!”肖宇笑笑说,“还是李华动作机灵,跑得快,抢球多,没有你参赛,我们今天也不会获胜。”

“我虽然没有参加球赛,作为一个围观者、啦啦队成员,但我看得出来,是你们俩的功劳最大。”易阳参言道。

“可别小看,今天我们年级的啦啦队全体成员特别卖力,是他们的鼓舞给了我很大的力量。”肖宇无不感叹地说。

“尤其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的那位漂亮女生给你的那瓶矿泉水,对你后半场卖力拼搏起了关键作用,对不?哈哈哈…”正在组装电子设备的施晔打趣肖宇道。

“研虫也知道女生的漂亮,生活有点趣味了,有进步!可要小心啊!别三心二意的,把自己手中的活儿搞砸了!下月全校院的电子模型设计大赛上,我们班的奖牌全寄予在你的身上了,可千万别辜负了我们全体师生的厚望啊!”肖宇见平时很少说话而专注于电子科技的施晔在打趣他,立马走过去对他说,“这个模型现在完成得怎么样了?”

施晔从小就爱科学,自己亲手制作的各种模型在他读初、高中期间,曾多次参加全国青少年科技小发明大赛而获奖,上大学后的他更加痴迷于此事。有时钻研到深夜,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扑进电子科技里,所以,大家给他起了一个雅号——研虫。

“你别给我戴桂冠!我们班人才济济。已经完成了80%,估计下月大赛耽误不了的。”施晔停下手中的活儿,抬头看着肖宇,“我现在遇到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希望大家都来帮助我一下。”

李华和易阳闻言好奇地围了过来。

“研虫,啥事儿?”李华一只手搭在施晔的肩上,右脚有节奏地敲着地板。

“网虫,请你明天在网上把这些资料帮我查一下!”施晔站起身来,把自己手中写的密密麻麻的一张纸递给李华。

李华来自东北,个性豪爽机敏,是年级篮球队里的得力干将。他酷爱上网,点击键盘十指灵巧,速度快,班上无人能比;痴迷于互联网,拥有自己设计的颇具特色的网站;空闲时间内做网上营销,偶尔也会玩玩游戏,但绝不沉迷。所以大家也给他起了一个“雅号”——网虫。

“哇!这么多。俺所付出的精神和经济损失,可要从你获奖作品的奖金里提取哦。”李华故作惊讶地逗趣。

“要得!只要能获奖,一切听你的。”

“研虫,给我安排什么事儿呢?”肖宇问。

“书虫,请你在图书馆里查找这些资料。”施晔又从工作台上拿起一页写满字的纸交给肖宇。

肖宇,喜爱打篮球,更爱泡图书馆,常常忘我看书到深夜,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叫自我陶醉自我享乐,由此大家给他起了一个绰号——书虫。

“首长,保证完成任务!”肖宇接过纸张后滑稽夸张地给他敬了一个礼。

“别淘气了,事关重大,认真做好!”施晔忍住笑作严肃状。

“没有我的活儿,我就坐享其成了!”易阳对施晔道。

“把你美的!明天要耽误你休息的时间和我一起改造此模型。”施晔望着易阳,“你不会退却吧!”

“君知否?儿时的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拆卸和组装玩具了,嘿嘿,这份活儿正合俺心意,求之不得呢,谁说我退却?”

“哟!大家都热闹着呢!有什么好事儿可别瞒着我。”隔壁宿舍的刘斌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看了看桌子上的模型,“研虫,此模型怎样了?”

“美食虫,就差一点下酒的菜了。”李华拍拍刘斌的肩膀,“大家看着你呢!”

刘斌,一米七五左右,一头自然卷发,俊朗潇洒活跃,能说会道,懂美食,在离学校不远处开了一家美食店,聘请了一个经验丰富的年轻人经营,自己利用课余时间去管理,生意火爆,很有经济头脑。他与该宿舍的四位是同班同学,大家都称他为“美食虫”。

“小事一桩,走!去尝尝我新发明的美食吧!”刘斌高兴地邀请大家,“我今晚特请兄弟们赏个嘴,哈!大家请!”

“天有点晚了吧!”施晔看了一下手机说,“快十点钟了。”

“听美食虫一说,我的肚子里在咕咕叫!”肖宇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肚皮。

“我要看看美食虫发明了什么好吃的。”易阳也表示同意。

“美食虫,你还差我们一桌酒呢!”李华拉着刘斌说,“篮球赛之前我们打过赌,我们赢了你请客。”

“这不!我来请你们了!对不起!我因店里今天有人包了几桌酒席,把几个包间全占了。店子小,没有办法。待客人散席后,我这才立马赶了过来。请大家谅解!”刘斌边说边向大家拱了拱手,“研虫!你还在生我的气呀?”

“哪里!”

“大家没生气,那就走吧!”

“走!”

“走!”

“走就走!”

大家附和着走出了寢室。

施晔也跟了去。

大家都挤在一辆奥迪车里,有说有笑的。

刘斌开着车,一支烟不到的功夫就来到了美食店。大家陆续下了车。

刘斌来自于江南水乡,家境殷实。但他不坐享其父母的福,爱拼搏,喜欢自力更生,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己挣的。他开美食店的启动资金也给父母打了欠条,估计两年时间内还完借款不成问题。他还资助了他们学校里几个贫困的大学生。他待人热忱,诚信,爱结交朋友。平时同学们的生日聚会,节假日聚会,家人朋友来聚餐…都到他的美食店里办酒席,很有名气,人气旺,生意越来越好。

秋月当空,繁星点点。

大街小巷车流不息,那些车灯,加上橘黄色的路灯,五彩缤纷的广告灯,色彩斑斓的城市装饰灯… 
有一种不夜天之感。刘斌的美食店确实占了地利,若配上天时,再加上人和的优势,能很快地抢占市场先机的。

走进店里,成“一”字型的依次是五个包间,古色古香而又不失现代科学文化之美感。包间前面是客厅,摆放着三张大圆桌。东边有一个小酒吧,西边有一卡拉OK舞台,舞台正前方挂着很大的一块液晶显示屏,一男一女正合唱着歌。

整个餐店里大约可以容纳百人左右。各种装饰上的设计风格独特又富有人情味,一进门就可以感受到设计者的精致细腻的用心,不管是灯光、音乐、物具的颜色,还是空间、美食等等,给人一种温馨的氛围与美的享受。

“嘿,大家好!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刘斌把他们四个人带到了二号包间,在十多个正在喝着啤酒的同学面前介绍说。

“肖宇好!我们在篮球赛场上早就认识了,只不知道你名字而已,球技很不错,向你学习。”大二学生朱伟听刘斌介绍后,站起身来同肖宇握手说。

“你好!朱伟!彼此彼此!”肖宇回礼。

……

一一介绍完毕后,刘斌带领李华、肖宇、易阳、施晔来到了三号包间。

包间里有七个同学在说笑着,都是大一学生,与他们四人同系不同专业,是与李华、肖宇一起参加篮球赛的几位球员,彼此互相认识。

“大家都到齐了,时间宝贵,开始用餐吧!”刘斌说,“祝贺大家篮球赛取得胜利!”

“来!大家举杯,谢谢‘美食虫’老板的盛情款待!”李华首先举杯站起来说。

大家跟着一起举杯站了起来。

“干!”

“干!”

用餐后,大家唱了一会儿卡拉OK,回到校院宿舍时刚好十二点钟。

【青春】春天里的梦(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