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便灵感光耀如华于脑海中盘旋不息

好久,好久没试过漫无目的地写东西。

回看之前一年写的文章,饮食、读书、旅行、时评、掌故,皆带有一定主题及目的。好像不因某种原因动笔是亵渎文章似的ヾ(๑╹◡╹)ノ”

很多时候生活中遇到的人和事都让我有下笔一写的冲动,然而那小小的感想又不足以支撑起一篇专业独立有主题的文章,迟疑之下灵感和动力稍纵即逝,于是又心安理得般搁笔另寻消遣。

真人888游戏平台,昨天在地铁通勤时读《在巴黎餐桌上:美好年代的美食与故事》一书的序言。当中读到说本书作者A.J.Liebling常能在夜间伏案疾书4、5000字的报纸专栏不倦,深深拜服。尝试过写作的人皆知,纵便灵感光耀如华于脑海中盘旋不息,但一到转换成文字往往便大打折扣——别说不能绘声绘色的描述,就是平实记录也不易做到,字与词的精确丰富、句子的顺畅、段落逻辑编排,哪一样是简单活,又哪一样不需经过长时间磨练方最终觅到(或觅不到)真谛?

Liebling作为早期New
Yorker的知名作者,纵使杂志文章并非立意永垂不朽,但20世纪20年代乃美国文学的黄金年代,身处其中并能有一席之地的作者,其作品必定有可观之处。然而,刚才上网瞄了一眼,《A.J.
Liebling:The Sweet Science and Other Writings: The Sweet Science / The
Earl of Louisiana / The Jollity Building / Between Meals / The
Press》要价370+人民币,我经常光顾的亚马逊还没货。

钱不是大问题,也算是个小问题(= ̄ω ̄=),没有纸质书的话,我却不愿意看电子版,即便Kindle这种专为电子书阅读而诞生的阅读器也不行。读书就应该捧着纸质书,每次停顿时就应该直观看见已翻过去多厚的页数,未来还有多厚或薄的页数等着自己,还应该买下漂亮的书签给心仪的书本,更或者于书页间夹着数枚或红或黄或紫或白的玫瑰花瓣。

我其实不是太喜欢电子科技的人。在微信、支付宝大行其道的现在,依然拒绝使用。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更别提最近炒的沸沸扬扬的被誉为“新一代grocery”之无人售卖便利店了。

我现在最困惑的便是,科技的发展、电商的繁荣,究竟有没有缓解失业的压力还是雪上加霜?工业机械化是为了提高生产力和生产效率从而提高竞争优势,那无可厚非;被工业机器人取代的大量人口流动到服务业亦顺理成章——外卖、快递的兴起便是人口流动到服务业的明证。

但是无人化服务与此相抵触。服务业本来应该大量消化就业人口的,而我们却准备以电子化和机器人应用把这些岗位大量淘汰掉——本来电子化和机器人应用除了应对不适宜人类生存工作的极端环境如太空和深海外,便是应对劳动力不足的问题。现在失业率如此高涨而政府又竭力促使国民结婚生二胎之时,这种发展看上去便当真自相矛盾。

也不要拿日本做例子。截止2015年,日本的婴儿粗出生率是8.2/1000人*,其人口基数是不足1.3亿(1.2674亿);中国的婴儿粗出生率是12.07/1000人*,其人口基数是13.73亿(2016年数据)。比较之下不难发现,中国人口即便现阶段劳动人口(即成年有工作能力而未到退休年龄)在减少,未来20年里必定呈逐渐上升的态势。但是,假使这个国度创造不出足够的工作岗位而现有的传统岗位又为电子化和机器人服务取代,那么下一代除了啃老大概也没有多少出路了。

当然,担心下一代工作机会之前,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的养老金吧。自从人社部发出通知取消养老金个人名下账户后,7080一代的养老问题大概只有“食自己”一途了。之前新闻好像还有“商业养老保险应该成为养老的主体”这一说法,从养老靠政府到生对儿女来养老(这个就业率就业形势,儿女养老还是啃老都不知道呢),最后“沦落”到只能靠买商业保险养老,果真一出人间悲喜剧。

面对这个你看不清时势又望不到结局的世界,今朝有酒今朝醉其实是相当务实的态度。

——————————————

*数据出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