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地震了

加油,九寨

昨天晚上正在更新公众号文章,闺女说:“九寨沟地震了”。

我将信将疑:“不可能吧?”过了不一会儿,朋友圈就被“为九寨沟祈福”的信息刷屏了。

今天早上看新闻,说景区已经疏散游客近6万名,正跟JASON说着“游客遇到地震海啸这种灾难真是太可怕了,因为是‘不可抗力’,也不会有任何的赔偿……”接着又看到新疆地震的消息。

我一下子想起了2008年汶川大地震。5月12日那天我正在苏州参加NLP的课程,午休后2:30开课,四川发生8级大地震的消息已经通过网络传播开来。在提问环节,有个女同学问老师:“得知四川发生大地震,忽然觉得特别的无力和无助,在这种天灾人祸面前,我们该怎么做?”

李老师沉吟片刻,会场内一片安静。只听得李老师用坚定而沉稳的声音说出两个字:

“臣服!”

汶川大地震是唐山大地震后伤亡最严重的一次地震。九年过去了,我至今记得当时的会场氛围和这两个字带给我的震撼。

我一下子想起了小时候“防震抗震”睡地震棚的经历。唐山大地震发生后,摄于地震的淫威,家家户户住进了“地震棚”,防范地震灾害的发生。人们时刻关注是否有成群的老鼠过街,井水是否犯浑,家禽是否异常……以试图发现地震袭来的蛛丝马迹。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自己吓唬自己”。如果地震可以预测,如今电子科技何其发达,地震预测技术应该比几十年前更先进才对,但专家称“地震短期预测尚无突破”。

地震等灾害发生后,除了抗险救灾把损失降到最低,需要对大自然做的,就是——臣服!

**在苦难和灾难面前,“我允许,我接受,我臣服”,这是德国心理治疗师、家庭系统排列创始人海·灵格的教导。**

我在《我承认不曾经历苦难》中写道:我通常不喜欢听苦情戏、苦情歌,也不爱看苦难片,甚至描写苦难的书籍。其实是因为青春年少时看过很多的关于苦难、关于伤痕的文学,觉得对心理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便自觉不再过多涉猎。

我喜欢的影片《桃姐》中有句台词,曾让我泪流满面:“人生最甜蜜的欢乐,都是忧伤的果实;人生最纯美的东西,都是从艰难中得来的。我们要亲身经历苦难,然后才懂安慰他人。”

真人888游戏平台,祈愿美丽的九寨美丽依然,加油,九寨沟!

PS:

海灵格的这些文字,有助于解决“想不开、想不通、想不明白”的心理问题:

《我允许,我接受,我臣服》

我允许任何事情的发生。

我允许,事情是如此的开始,

如此的发展,如此的结局。

因为我知道,

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缘和合而来,

一切的发生,都是必然。

若我觉得应该是另外的自己。

我唯一能做的,

就是允许。

我允许别人如他所是。

我允许,他会有这样的所思所想,

如此的评判我,如此的对待我。

因为我知道,

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在他那里,他是对的。

若我觉得他应该是另外一种样子,

伤害的,只是自己。

我唯一能做的,

就是允许。

我允许我有了这样的念头。

我允许,每一个念头的出现,

任它存在,任它消失。

因为我知道,

念头本身本无意义,与我无关,

它该来会来,该走会走。

若我觉得不应该出现这样的念头,

伤害的,只是自己。

我唯一能做的,

就是允许。

我允许我升起了这样的情绪。

我允许,每一种情绪的发生,

任其发展,任其穿过。

因为我知道,

情绪只是身体上的觉受, 本无好坏。

越是抗拒,越是强烈。

若我觉得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绪,

伤害的,只是自己。

我唯一能做的,

就是允许。

我允许我就是这个样子。

我允许,我就是这样的表现

我表现如何,就任我表现如何。

因为我知道,

外在是什么样子,只是自我的积淀而已。

真正的我,智慧具足。

若我觉得应该是另外一个样子,

伤害的,只是自己。

我唯一能做的,

就是允许。

我知道,

我是为了生命在当下的体验而来。

在每一个当下时刻,

我唯一要做的,就是

全然地允许,

全然地经历,

全然地享受。

看,只是看。

允许——一切如其所是